中国女装网,女装专业门户!
微信关注
女装网公众号关注
扫一扫
服务介绍 帮助中心 服务热线:400-612-1363 18957137095 加入收藏

女装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关注
  • 品牌 |
  • 招商 |
  • 画册 |
  • 评论

热门搜索: 拉度拉 壹设 MYMO

您的位置: 中国女装网 > 生意社区 > 畅聊区 > 详情

北漂男卖血替女友治病反遭无情抛弃  

阅读 344 回复 0

发表于:2010-09-28 15:25 只看该作者 楼主

  ■倾诉:萧飒

  ■性别:男

  ■年龄:26岁

  ■职业:IT

  ■题记:现实是馒头,爱情是幻想。对于北漂一族尤其是穷二代男孩子来说,爱情,就如同一颗烫手山芋,连幻想的念头,都是夹着着烟熏火燎的苦涩焦味儿的。曾经,我们都还很穷,不敢奢谈爱情,当我们觉得自己有资格谈恋爱的时候,爱情却早已离我们远去,我们的脸已经苍老,我们的心更加苍老。未雨绸缪闭思潮,几度愁苦悲肠断。思念,如同一个淘气的孩子,用极其娇柔的身躯卷着世间最敏感最脆弱的生灵,在苍茫的现实里摆弄其命运的手脚,卑微的思念,思念的卑微,时而刺穿记忆的伤口,让人痛不欲生苦不堪言。

  夜幕降临,灯火阑珊,暖春的都市在烛光摇曳的花天酒地里尽情释放着五彩缤纷的醉人气息。

  北海,静谧的咖啡厅,悠扬的音乐声,川流不息的生灵,把整个深秋踩踏得颤颤巍巍。身旁,端坐着一个26岁的男孩子,他是一家IT公司的部门经理,男孩说自己未来的目标是职业经理人。他的神情、举止庄重而又彬彬有礼,跟他经理人的身份合二为一。26岁的他,由于长期在高强度超负荷工作环境里熬夜奋战,使得本来年轻白嫩的脸庞,看上去时分瘦弱,跟实际年龄并不相符。半杯红酒下肚,男孩打开了话匣子。

  我叫萧飒,来自苏北农村,排行老二,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在县城做水果生意,家中有农田,也有五间漂亮的瓦房,日子不是很紧俏,但也不富裕,只能说平平淡淡过得去,爸爸妈妈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说白了就是没有太多的本事。我一毕业就选择了北京,那个时候,中关村IT行业如火如荼,从事IT工作,就意味着一夜暴富,从此衣食无忧,真的是白天不懂夜的黑,行外人不知道这个圈子里神秘的故事,所有的猜测和道听途说,都只是一个个传说,而真正也是后来的我们,其实是一群穿西装打领带挤公交的高级民工。

  贫穷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贫穷而丧失恋爱的权利。来北京的第二年,我认识了来自同样是农村的女孩晶晶,晶晶第一年出远门,北京是她平生漂泊最远也是唯一一个离开家门后驻足停留的异地。我和晶晶是在地铁车厢里相互让座中认识的,出于彼此的好感与信赖,我们在临分别的时候不约而同的留下了对方的联系方式。经过半年的彼此了解磨合,我们很快步入了恋爱的正轨。就这样,每天上下班,我们又不约而同地坐在了同一辆地铁里。晶晶在中关村附近的一家上市公司做外贸业务,经常跟老外打交道,复杂的工作让她锻炼得极其老练,丝毫看不出一个少女的虚弱和对这座城市的陌生。我起初在中关村一家IT公司从事软件研发工作,后来又跳槽到晶晶附近一家小公司做了部门经理,负责本区域软件研发与销售。

  我想,我们的事业、爱情,在北京的蓝天碧云里,能够顺利开花结果。第一年出门工作赚钱自食其力的晶晶,点点滴滴都表现得非常懂事,我们一致认为,两个人一起打拼事业、一起分享生活里酸甜苦辣凝聚成的爱情,才是严格意义上真正的丰硕果实。有一天,我坐在地铁里喜滋滋的告诉晶晶,偌大的京城人才济济,我虽然不是最优秀的,更不卓越,但是,我不会停止追求优秀与卓越的步伐,会努力让晶晶沐浴在爱情的家园里,尽心享受甜美的生活。晶晶红润的脸蛋上顿时露出希望的喜色,小鸟依然般地一头扑进我的怀抱里,绽放着欣慰而又幸福的笑容,整个地铁里,沉闷的气氛顷刻间被我们感染得活跃了起来,每个人原先死板的面孔连同呼吸的样子都显得是那样的动人,那样的有朝气。那个时候,我的幸福,我心中的激动和感恩,感恩幸福日子带来的甜蜜,是难以用言语来叙述的。

  我们的爱情没有轰轰烈烈的场面,但有许许多多细小琐碎的感人画面。晶晶喜欢吃鸡蛋,为了让我心爱的人能拥有一个健健康康的姣好身体,一年四季365天里的每一天早晨,不论上班休息还是刮风下雨,我都会数年如一日地坚持提前半个小时起床为她烧荷包蛋,每次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我故意把动作放得很轻,很轻,生怕把熟睡中的她从梦乡里惊醒过来,影响了她的正常睡眠。我洗完漱后就去厨房,为她烧平日里最喜欢吃的荷包蛋,每次都用嘴唇温柔地吻她的脸蛋,直到她习惯性地挣开眼睛后,我又迅速帮她拿来衣服,一件一件地穿在她身上。她红着脸,微笑着说:“你这么周到的关心我,而我却......”她的话还没讲完,我就伸手轻轻地堵上了她的嘴巴。我告诉晶晶:“只要你开心,我做点小事情都是应该的。”有一次,我带着病痛的身体为晶晶下厨房做早晨,当她晚上下班知道我的举动后,感动得抱着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她说:“以后不要再这样子为她好,大家在一起本来就是平等互助的,不是谁为谁付出更多来受累的。”

  每当我烧饭的时候,晶晶就会主动凑过来说,把家务活让给她做。我憨憨一笑:“男女一样嘛,改革开放了,‘夫妻’平等了。”有时外出的时候,晶晶才意识到自己几天前堆在床头柜里的衣服还没来及洗,她打开衣柜翻找其它衣服的时候,又惊喜地发现脏衣服已经被我清洗干净后叠放整齐了。她把洗好的衣服放在手心里不停地抚摸。“宝贝,快去上街了,不然会迟到的哦”听到我的催促声,她才反应过来,就急忙换衣服了。

  宝贝,蛋蛋,小可爱,小晶晶,晶儿……这些亲切的昵称,我在晶晶耳边,柔柔的喊了无数遍,每一次,她都会一边跳着来到我身边,一边嬉笑着回应我。我们的幸福,我们的生活,在一种极其简单的没有喧嚣和任何杂质的喜庆氛围里度过了三年。

  三年后的一天,晶晶患病了,医生悄悄地把我拉到角落里,一脸的严肃:“你爱人她......”

  “我知道她的病情非常严重,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医生到嘴边的话被我早有准备地堵了回去。医生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晶晶不幸患上了严重的内脏血管阻塞病,需要花费大量的医疗费用。晴天霹雳!我听后差一点倒下了瘦弱的身子。再大的困难,再大的苦难,我们都要挺过去,只为爱情!在医院里,在晶晶面前,面对重重压力,我都表现出一副很镇静的样子,毕竟,在这个节骨眼,上晶晶需要我,她需要坚强的我,我也不能离开她,舍不得让她看到绝望的天空。

  晶晶的病情一天天恶化,我日夜守侯在她床前,端水递饭,倒屎接尿,认真做起了她的全职保姆。医院里的好多人都教我雇个保姆来照顾她,让休息一下。我只是笑着摇头,我心里清楚,晶晶的病非常严重,医疗费用还是一个无底洞,我们更应该把有限的钱花在刀刃上。

  晚上,等晶晶睡着打呼噜的时候,我轻轻把她翻转到我温暖的怀抱里,我的脸颊紧紧贴在她冰冷的脖子上,好几次,我的眼角禁不止潮湿了起来,那不是痛苦的眼泪,是幸福的泪花,这一刻,我们能幸福地拥抱在一起,哪怕天亮了眼睛不再明亮,我们彼此都已经很满足了。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比跟相爱的人在一起同生共死更幸福呢?我恨不得把每一分钟的60秒撕碎拆分成120秒来让英子感受快乐、享受幸福。我攥紧拳头暗自发誓,一定好好照顾晶晶,一定要让她幸福地过好买一天的每一刻钟。我深深地明白,握在手中的才是最好的,不论任何人任何事情。

  又是一年冬,北京的气温急剧下降。这天,凛冽的风雪像恶狼般卷袭而来,整座京城被银装裹塑。我用唯一的一件大衣裹在晶晶身上,背着她瘦弱的身骨走在了通往北京某医院的马路边,在凛冽的雪地里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只因节省下一块钱的公交费用,这一块钱,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生命的一部分,是弥补晶晶高昂医疗费的一张小小的通行证。

  在医院里,打完掉针后醒过来的晶晶,微微地蠕动了一下嘴唇,整夜没有合上眼睛的我,急忙从地上的睡椅上跃起身子,依到她耳边问需要什么......晶晶有气无力的说自己喜欢吃北方一个小餐馆里的酸菜鱼。听到她想吃酸菜鱼的消息,我顿时高兴得像一个天真的小孩子一样,一时间开心的连奔带跳,很快吆喝着小调出门寻找酸菜鱼了。

  北京的寒冬,拔凉拔凉,寒风一个劲儿疯狂地刺戳脸庞,雪花,凶猛激烈地往下砸。我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来回踩踏着,寻觅着,却没有发现一家卖酸菜鱼的餐馆。也许是老天开眼了吧,终于,我在中关村一个偏远的小镇子上打听到,前面五六公里外有家专门卖酸菜鱼的店铺。我连说声谢谢都是边上车边喊出来的,然后不顾命地踩踏着自行车向着前方飞奔了过去。

  雪花飞舞,寒风瑟瑟,面对偌大的北京城和眼前宽阔漫长的马路,望着一眼扫不到边的茫茫雪地,我依然心血激荡,神采飞扬,我能做的就是拼命前行,为了我心爱的女孩。这么想着,我的劲头又高涨了起来,一边喘着粗气高歌一边挥洒着汗水上路了。

  过了数小时后,我好不容易来到了五六公里外的酸菜鱼铺子里,等老板做好酸菜鱼要求我付钱的时候,我才慌张地意识到,自己身上的所有钱都给晶晶缴成当天的药费了,身上只有几十来个硬币了,加上口袋里摸出来的一张十元钱,还差三块钱......我结巴着问老板:“您能不能帮我赊三块钱,我下回翻倍还给您。”“不行,快过年了,我自己也欠别人好多钱呢!”老板一口回绝了我。“就三块钱啊老板……求您了……”“不行。”老板一口回绝了我。

  从酸菜鱼铺子里退出来,我仰头遥望苍穹,心凉到了地狱下层的九霄云外,任由雪花落一遍又一遍数落敲打我悲痛而又无奈的脸颊。想到医院里病床上的晶晶,我的脑袋里突然跃上“卖血”两个字。我又迅速离开酸菜鱼馆,推着自行车来到了小镇附近的一家血站......

  返回医院的路途中,我连续跌倒了好几次,有一次跌倒后差点晕厥过去了,我连忙搀扶着自行车站立起来,在潜意识里为自己打气:我不能倒下,家里还有心爱的晶晶在等我呢。我的浑身上下,沾满了泥土,落满了雪花。

  到医院的时候,我的双手被冻得失去了知觉,左膝盖被撞得流出了鲜红鲜红的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这个时候晶晶已经悍然大睡了。我托流着鲜血剧烈疼痛的双腿,无力的跪在了晶晶的床前,我不敢站着,因为,我怕晶晶看到我身上的血迹后会伤心......

  “宝贝,你瞧,酸菜鱼来了......”我喊醒晶晶,用勺子一点一点地把酸菜鱼喂到了她嘴里。

  不久,晶晶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同室的病友们送上了祝福的笑脸,医护人员会心地笑了,晶晶开心地露出了笑容。而我,却流下了滚滚热泪。

  出院,回家,上班,下班,烧饭,洗衣服......我依旧跟快活的小鸟一样般心甘情愿地为晶晶做着一个男人应该赋予自己心爱的女人应尽的责任与义务。生活终于在经过一场生死考验中又回到了从前的幸福。新的人生,新的开始,新的工作,新的环境,我和晶晶再次双双踏上了开往中关村附近的地铁。

  天有不测风云,人生,冥冥之中也许必须要经过许许多多的挫折与磨难,难道这样才能算得上是完美吗?这一天,原本已经康复正常的晶晶,在一次购物途中突然晕倒不省人事了......

  正在厨房里烧菜等晶晶回来吃饭的我,当接到医院急症室打来的电话时,大脑“嗡”一下就炸开了,差一点没有倒进眼前翻滚的油锅里。我丢下手头的活,撒腿冲出了房间。这个时候,北京的蔚蓝天空里渐渐拉下了夜晚的暮色。

  平时坚决反对没事轻易打的的我,那一刻连丝毫犹豫的余地都没有,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直奔向中关村......

  “晶晶...晶晶...我的宝贝晶晶...你醒醒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我轻轻抚摸着英子苍白的脸蛋,紧握着她冰凉的双手,泪水,早已夺眶而出......

  “你说过,你要跟我一起享受苦难的生活,你要跟我一起在奋斗中感受甜美的幸福的...晶晶,你听,外面有好多车,你看,我这是我们初恋时你送给我的小手帕,我还珍藏在身上呢......晶晶,你能听到我...我的讲话吗?晶儿......”我的泪如雨下,医院里,在场的医生和护士,无不动容。

  这一次,晶晶算下来前前后后总共治病欠下了将近10万元的债务,而根据主治医师的暗示,也许,她在后期还需要一笔未知数额的费用......不管三七二十一,救人,救我最心爱的宝贝的命最重要!

  很快,我向医院缴纳了急救住院医疗等所需费用。然后,端来热水,拿上干净毛巾给晶晶敷脸蛋,洗双手......一遍...两遍...三遍......我耐心地换着热水盆里不断冷却了的旧水。

  夜深了,我裹紧单薄的外套,静静地守候在晶晶床边,看着扎在晶晶手背上的针头和一滴滴流淌下来的盐水,我的心跟着一点又一点开始溶化了。我把嘴唇伏在晶晶耳边轻轻说:“晶儿,你要挺住啊,不论多大的困难,我都会陪你一起走过!”......说完,滚滚热泪再一次占据了我干涩的双眼。

  又是一年春。晶晶病情基本恢复如初,我们的生活再一次迈进了幸福的轨道。出院后有一天,我握着晶晶的小手漫步在公园里。突然,她把放在我手心里的手缩回自己的身边问我:“有一天,当我们的爱走到了尽头,你会为我掉眼泪吗?”

  我站在那里愣了半天,抿嘴一笑:“傻瓜,不会有那一天的。”

  “不!你必须回答我的问题。”看到晶晶认真的神情,我吞吞吐吐地如实告诉她:“我会掉眼泪的,因为我爱你!”

  晶晶听了我的回答,表情突然间变得僵硬起来了。我慌忙上前抓过她的小手问:“你告诉我,为什么忽然要问这么伤感的问题呢?”她摇着头强行笑了笑:“没什么,我就说假如啊。当然不是真的了,我也知道你爱我,所以...你也不会抛弃我,对吧......”说完,她扑进我的怀抱里,在我的脸蛋上留下了一个极不自然的吻。“答应我,分手的时候谁也不许掉眼泪!”晶晶严肃地望着我。“哦!不过,我也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放低声音给英子讲。“说吧!能做到的话,我会尽量答应你。”晶晶很潇洒地说。

  “有一天你不再爱我的时候请告诉我一声!”我的声音突然变得僵硬而又干脆。

  顿时,我们两个人都如同凝固在空气当中一样,谁也不愿意带头戳破紧张的气氛。最终,英子用沉默代替了诺言。一阵凉风吹来,英子乌黑修长的头发被卷到了半空中,落下来的时候已经散乱成一团。我上前小心翼翼地帮她捋顺散发,撩起我身上宽大的的衣服,轻轻地把她揽在了怀里......

  我哪里能想到,晶晶竟然在当天晚上真的提出要跟我分手了!这是我们相恋的第三年。

  “跟你在一起三年了,生活没有起色,现状没有改变,前途很渺茫,我想早日摆脱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苦日子,从今以后,我俩各奔东西......我主要是不想给你添加麻烦……”晶晶咬着牙齿一字一句的说。她所说的每一个字,如同一把把尖锐的钢刀狠狠刺戳着我的胸口。

  “相信我,亲爱的,请相信我是一个‘潜力股’,我将来会让你享受到无尽物质上的幸福的生活的......如果你真的爱我舍不得我,就请尊重我内心的感受,不要离开我,这是对一个爱你的人最好的恩赐。”

  “不用说了,男人都这么说,况且我也相信你的能力更能看到你身上的潜力,问题是,我眼下过的的确不如别的女孩子,你所谓的未来,对我来说实在太遥远太不可及了,我,没有那个耐心也没有必要把自己吊死在一棵树上。就好比找工作一样,我们选择眼前发展比较好有实力的,而不是盲目选择一家大肆宣扬自己将来如何如何而实际上是‘皮包’的空壳公司吧?”

  我无言以对,片刻沉默的空气里流淌着曾经的点点滴滴......我的呼吸显得异常困难。僵持中,夜,已经很深了,“你确实想好了吗?难道没有一点退路了吗?”我用不甘心的口吻试着问晶晶。“是的!我已经考虑了好长时间了!”她果断而又坚定地说。又是一个晴天霹雳啊!听到深爱的人想分手的消息,我先是一愣,紧接着耳朵里感觉跟炸开锅一样“嗡嗡”鸣叫了起来,那一刻,深情地凝视着眼前的女朋友,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要分手?”我还是装作比较镇静的样子反复问她,我想,那一刻,我是疯了,不知道自己在重复说着什么话了。

  女人的心,跟一张晴雨表一样,说变就变,说走就走,作为一个80后穷二代,我能做的,就是潇洒放手,假装开心。

  第二天一大早,晶晶搬着她的所有行囊走了,我欲下楼送她,她做了一个拒绝的手势。我抬起的脚步又落回了原来的位置。我站在玻璃窗户上目送晶晶,楼下面,停着一辆宝马轿车,车主是一年前同一病室的一个男子,他有一个家庭,有一个漂亮的妻子,有一个六岁的儿子。“呼......”宝马轿车扬场而去,留下的,只是两道长长的轮胎痕迹。

  这是一个冷风刺骨的漆黑深夜,这就是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表示永远不追随荣华富贵,跟我同舟共济、出生入死三个年头的纯清女孩,也是我深恋了整整三年的女朋友,还是我卖身替她还债的爱人!而今,她突然跟我提出分手,各自扬道而熙!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电脑里头,刘若英演唱的这首《很爱很爱你》,如同千年钟声一般,悠远而漫长。我冰凉的双手指尖在键盘上迟缓地地移动着,眼睛孤视着水晶屏幕,一字一句记录着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之旅。

  每每节假日的时候,纵观身边的朋友,大家都一个个沉浸在洋溢着无限甜蜜的喜气氛围里,唯独我一个人,痛苦地挣扎在过往的情感云烟里,陪伴我的,仅仅是一颗支离破碎孤苦伶仃却又不安的心......

  回首,我止不住泪如雨下;挥手,爱情如同过往云烟。得到与失去只在于一瞬间,爱情死了,我的心却活着。我把头伸向窗外,天空依旧蔚蓝一片,空气依然十分清香,生活还得继续......

  故事讲完了,萧飒无力地举起沉重的脑袋,用并不陌生甚至夹带些许熟悉的神情看着我的眼睛,左右轻轻摇晃了两下,嘴角微微噘了噘,痛心地说道:“像我这样痴情的男人,卖血背债替女友治病,却换来了无情的抛弃,唉,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哎,谁叫我是穷二代出身呢?认命吧。”许久,萧飒说。

时尚风向标 更多时尚品牌
  • 搜品牌
  • 搜招商
  • 搜画册
  • 搜评论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30062  中国女装网版权所有(2008-2017) 浙公网安备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180号